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lián)系我們

如何構建一個(gè)宜居星球?查爾斯?朗繆爾訪(fǎng)談

《中國科學(xué)》雜志社
原創(chuàng )
見(jiàn)證中國科學(xué)發(fā)展,促進(jìn)國際學(xué)術(shù)交流。
收藏

【作者】徐義剛

【翻譯】趙思宇、楊陽(yáng)

地球是太陽(yáng)系中唯一一個(gè)已知的宜居星球。探究地球如何演變出其獨特的宜居性一直是地球科學(xué)的前沿領(lǐng)域,也成為當前深空探測的重點(diǎn)之一。決定宜居星球形成的關(guān)鍵因素是什么?固體地球過(guò)程如何影響生命的起源和地表環(huán)境的調節?地球的宜居性研究是否與人類(lèi)當前所面臨的諸多挑戰密切相關(guān)?這些問(wèn)題吸引了科學(xué)界和公眾的廣泛興趣?!秶铱茖W(xué)評論》采訪(fǎng)了來(lái)自美國哈佛大學(xué)的固體地球化學(xué)家查爾斯·朗繆爾(Charles H. Langmuir)教授,他對板塊構造地球化學(xué)循環(huán)的諸多方面進(jìn)行了系統性研究,涵蓋了洋中脊、匯聚板塊邊緣和板內火山活動(dòng)等。朗繆爾教授所著(zhù)的《如何構建一個(gè)宜居星球》,被美國出版商協(xié)會(huì )評為2012年最佳地球科學(xué)書(shū)籍。

地球宜居性研究的重要性和歷史

NSR:幾年前,您與沃利·布洛克共同撰寫(xiě)了《如何構建一個(gè)宜居星球》,這本書(shū)在地球科學(xué)界和公眾中產(chǎn)生了深遠的影響。能否分享一下寫(xiě)這本書(shū)的初衷和過(guò)程?

朗繆爾:1984年,沃利首次出版了這本書(shū)。那是一本篇幅不長(cháng),只有七章的書(shū),但它卻貫穿了從宇宙大爆炸到人類(lèi)時(shí)代的宏偉敘事。后來(lái),沃利將教授這門(mén)課的任務(wù)交給了當時(shí)在哥倫比亞大學(xué)任教的我。我非常喜歡這本書(shū),但我逐漸意識到課程需要增加更多關(guān)于固體地球科學(xué)的內容,并且原書(shū)的一些內容也已經(jīng)顯得有些過(guò)時(shí)了。

起初,我認為這項工作只是一個(gè)小項目,當我開(kāi)始去做時(shí),我很快就意識到還有很多遺漏之處。除了關(guān)于固體地球科學(xué)內容的不足外,書(shū)中也缺少關(guān)于地球生物學(xué)和地球歷史的討論——新興的系外行星研究領(lǐng)域也尚未納入。因此,這個(gè)“小項目”變成了一個(gè)持續十年的深入工作,期間我不得不學(xué)習很多我此前并不熟悉的領(lǐng)域,比如生命的起源和地球的歷史。但這也成了一個(gè)難得的契機,讓我得以從宏觀(guān)角度思考整個(gè)宇宙,并將地球和人類(lèi)置于這一廣闊的背景之中?!拔乙庾R到這是一個(gè)關(guān)于行星進(jìn)化的新興主題,它是一種普遍的過(guò)程,并且我開(kāi)始尋找那些超越地球上發(fā)生的特定細節的具有普適性的基本原則。

NSR:為何地球宜居性的研究如此重要?它與人類(lèi)當前面臨的全球變暖等挑戰有關(guān)嗎?

朗繆爾:目前普遍認為,全球變暖是我們面臨的核心問(wèn)題,我們必須采取措施應對,否則將對我們的生活舒適度和經(jīng)濟福祉造成負面影響。從這個(gè)角度來(lái)看,解決全球變暖似乎更多是經(jīng)濟學(xué)家和工程師的任務(wù)——我們應該投入多少資金來(lái)減輕全球變暖?哪種工程方案最具成本效益?因此,我們尋求可再生能源、電動(dòng)汽車(chē)、電網(wǎng)重建等解決方案。同時(shí),人們也希望在不做出犧牲的情況下解決問(wèn)題,追求既能保護環(huán)境又不影響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雙贏(yíng)策略。

然而,撰寫(xiě)這本書(shū)的過(guò)程中,我逐漸形成了一個(gè)完全不同的看法。如果我們提出一個(gè)假設性問(wèn)題:“如果我們明天就可以解決二氧化碳排放問(wèn)題,我們面臨的所有問(wèn)題就都解決了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與之相比,更棘手的問(wèn)題是更加普遍且廣泛的行星破壞過(guò)程。我們正在過(guò)度消耗地下水、侵蝕土壤、并以與過(guò)去大滅絕事件相同的規模和速度破壞地球上的其他生命。隨著(zhù)人口和經(jīng)濟的增長(cháng),我們不斷砍伐森林、建造新城市、增加對肉類(lèi)的消耗,不可避免地殺死了大量其他動(dòng)植物,破壞了我們和所有其他生物共同依賴(lài)的地球系統。在當今世界,即使二氧化碳排放量降至零,經(jīng)濟增長(cháng)仍舊導致行星的不斷破壞。

因此,我認為我們需要建立一個(gè)“行星破壞指數”,就像GDP一樣詳盡和頻繁地報告。大氣變化只是其中一環(huán),其他如生物多樣性喪失、土壤退化、地下水耗竭、生物棲息地破壞、海洋酸化和人口問(wèn)題也是重要組成部分。稍作思考就會(huì )發(fā)現,這個(gè)破壞指數的每個(gè)組成部分都在持續增加,哪怕我們大幅消減溫室氣體排放。

這種觀(guān)點(diǎn)聽(tīng)起來(lái)或許相當悲觀(guān),但從長(cháng)遠的角度來(lái)看,地球的歷史和演變過(guò)程中也存在積極的一面。地球最初是一塊貧瘠的巖石,經(jīng)歷了長(cháng)時(shí)間的沉寂,隨后隨著(zhù)行星向新功能狀態(tài)的演化而發(fā)生根本性的變化。比如,地球最初沒(méi)有生命的狀態(tài)可能維持了數億年。最早的生命是原始海洋中的微小原核細胞,那時(shí)的大氣中還沒(méi)有氧氣,這一狀態(tài)持續了大約十億年。光合作用的發(fā)展為地球提供了氧氣,但對早期生物來(lái)說(shuō)氧氣是有毒的,于是生命又花了約十億年的時(shí)間來(lái)適應氧氣,并利用它從食物中獲取更多能量。這種能量的增加促使了更復雜的單細胞生物——如變形蟲(chóng)和草履蟲(chóng)等真核細胞的出現。最終,地球表面被氧化,大氣中氧氣含量上升,多細胞生物開(kāi)始了數億年的演化歷程——包括入侵陸地、演化出脊椎動(dòng)物和樹(shù)木等。從一個(gè)系統的視角來(lái)看這些階段,而不僅僅專(zhuān)注于具體的細節,那么每個(gè)階段都涉及到能量獲取途徑的增加和關(guān)系規模的擴大。

從這個(gè)系統性的背景來(lái)看,人類(lèi)文明是行星演化的下一個(gè)階段。我們在能量獲取上經(jīng)歷了一場(chǎng)革命,這不僅讓我們統治了所有生命,也支撐了人口的超指數級增長(cháng),并通過(guò)語(yǔ)言、印刷和以及各種形式的電子通信建立了一個(gè)全球網(wǎng)絡(luò ),瞬時(shí)連接了全人類(lèi)。關(guān)于我們是否已經(jīng)進(jìn)入了“人類(lèi)世”這個(gè)問(wèn)題有許多討論——這在地質(zhì)時(shí)間里只是一個(gè)非常微不足道的時(shí)間界限。我們在書(shū)中提出,我們可能正處于人類(lèi)學(xué)時(shí)代的開(kāi)始,而就其對行星功能的影響而言,這個(gè)時(shí)代的變化甚至比過(guò)去任何一個(gè)重大的行星功能變化都要顯著(zhù)。我們具有回顧過(guò)去、預見(jiàn)未來(lái)的能力,并理解從亞原子到宇宙的規模。我們還有能力進(jìn)行定向的生物進(jìn)化,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進(jìn)化不再只依賴(lài)于DNA的隨機變化。這些都是45億年來(lái)行星功能最大的變化,而且這些變化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發(fā)生。

NSR:如何從行星的角度來(lái)看地球宜居性?

朗繆爾:觀(guān)察行星數十億年的演變,我們會(huì )發(fā)現其演化路徑絕非必然。大多數行星可能根本無(wú)法孕育生命,有些即使產(chǎn)生生命,也可能永遠停留在單細胞生命階段。例如,金星可能曾孕育早期生命,但由于它過(guò)于靠近太陽(yáng),導致溫室效應失控?;鹦且部赡茉猩嬖?,甚至在其地下裂縫中至今仍可能藏有生命,但由于其體積小且距離太陽(yáng)較遠,生命難以持續發(fā)展。其他行星可能未經(jīng)歷氧氣革命,或因巨大隕石撞擊、流星掠過(guò)等外界因素而終結。就像一條雌鮭魚(yú)產(chǎn)下數千顆卵,但只有極少數能夠存活成年一樣,每一階段的發(fā)展都充滿(mǎn)了挑戰和危險。宇宙或許也是這樣的,雖孕育無(wú)數行星,但只有少數能經(jīng)歷地球所經(jīng)歷的全面演化過(guò)程。

從這個(gè)視角來(lái)看,人類(lèi)文明同樣處于風(fēng)險之中。我們正處于行星破壞的過(guò)程中,無(wú)法保證現有的文明能夠長(cháng)存。歷史上的所有文明都經(jīng)歷了崩潰,這些崩潰雖然局限于部分地區,但在當今全球化的世界,任何文明的崩潰都將帶來(lái)全球性的后果。

全球變暖僅是這一系列問(wèn)題中的一環(huán),即便在全球變暖的議題上,我們的考慮往往出自私心——它將如何影響我的生活?會(huì )對經(jīng)濟增長(cháng)造成什么影響?它將如何威脅到我的生活環(huán)境?我們需要以行星的保護者和維護者的身份生活,而不僅僅是作為利用者,這要求我們從根本上改變個(gè)人及社會(huì )的行為模式。

探索地球的歷史和進(jìn)化過(guò)程可能會(huì )激發(fā)我們關(guān)于這些全球性及個(gè)人層面的問(wèn)題,幫助我們理解自己的起源,對這個(gè)賦予我們生命并滿(mǎn)足我們一切需要的地球和宇宙心存感激。當我們感到感激時(shí),我們可能就會(huì )產(chǎn)生責任感,如果我們能真正做到這一點(diǎn),那么我們與行星系統的關(guān)系可能會(huì )發(fā)生根本性的變化。那么,為什么研究地球的歷史和演化很重要呢?因為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gè)宏大的背景和視角,與人類(lèi)存在的意義和目標緊密相關(guān)。

影響地球宜居性的關(guān)鍵因素

NSR:當我們從宏觀(guān)角度審視宜居性問(wèn)題,并將地球作為研究對象時(shí),我們會(huì )發(fā)現許多特定因素共同促成了地球的宜居性。構建宜居星球需要哪些條件,這些條件在宇宙中普遍存在的概率有多大?

朗繆爾:宜居性的一個(gè)基本要求是氣候穩定性,這取決于行星的揮發(fā)份濃度,尤其是二氧化碳和氧氣。這些成分中的三種元素(C、H、O)也構成了生命體質(zhì)量的90%以上。除了不參與反應的氦,這三種元素(C、H、O)是銀河系中最常見(jiàn)的元素。因此,宇宙中充滿(mǎn)了維持氣候穩定和支持生命所需的分子。然而,在地球這樣的巖石行星上,揮發(fā)份并不是高效積累的,使得它們在地球上相對其他元素的總量較少。幸運的是,它們能在深部巖漿中溶解,并在地表釋放,從而導致這些揮發(fā)份富集在行星表層。但仍有許多因素可能會(huì )導致類(lèi)地行星上揮發(fā)份含量的巨大差異。

大氣中揮發(fā)份保持準確的濃度有多重要?地球表面的水剛剛好填滿(mǎn)了海洋盆地,海洋和大陸的共存為長(cháng)期的氣候穩定提供了基礎。這是否是一個(gè)幸運的偶然,還是我們尚未理解的某種反饋機制的結果?擁有更多水的行星會(huì )成為“水世界”嗎?這樣的世界是否還能維持穩定的氣候和生命存在?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準確濃度對行星溫度至關(guān)重要。我們已經(jīng)認識到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變化會(huì )對氣候產(chǎn)生影響,但如果一個(gè)行星的二氧化碳濃度少了十倍或多了十倍又會(huì )如何?

氧氣的豐度是當今地球生態(tài)系統的核心,幾億年來(lái)它大致保持在一個(gè)狹窄的范圍內。是什么反饋機制在控制著(zhù)大氣中的氧氣濃度?這些機制在行星歷史上是如何運作的?在不同行星上又會(huì )有怎樣的變化?一個(gè)經(jīng)常被忽視的關(guān)鍵是固體地球所扮演的角色。板塊構造和火山活動(dòng)是決定表面揮發(fā)份豐度的關(guān)鍵。大氣中氧氣的演變不僅依賴(lài)于光合作用和有機碳的埋藏所形成的氧氣的“源”,還取決于氧氣的“匯”,其中大部分通過(guò)固體地球中鐵和硫的氧化還原反應來(lái)實(shí)現。

探討行星宜居性的普遍性引出了新的視角。例如,是否存在某種反饋機制,確保行星表面擁有適量的水?生命的出現是否常伴隨著(zhù)行星表面從還原狀態(tài)向氧化狀態(tài)的轉變?板塊構造的運行及其在鏈接行星不同圈層之間的效率似乎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行星的質(zhì)量。為了維持恰當的揮發(fā)份濃度,行星是不是既需要位于其恒星的宜居區域內,同時(shí)也需要有一個(gè)適中的體積?這些問(wèn)題的研究才剛剛起步,我們目前所依賴(lài)的還只是理想化的模型,這些模型可能無(wú)法為我們提供確切的答案。

在行星演化的過(guò)程中,可能存在一些超越具體情況、適用于不同行星環(huán)境的基本準則。首先,宜居性會(huì )孕育宜居性。如果生命形式破壞了它所依賴(lài)的環(huán)境,最終將無(wú)法存續;而那些能夠創(chuàng )造更加宜居環(huán)境的生命系統將得以繁榮發(fā)展。其次,對于生命而言,能夠獲取更多的能量為其提供了進(jìn)化上的優(yōu)勢。這意味著(zhù),生命會(huì )逐漸進(jìn)化以利用越來(lái)越多的能量,正如我們在地球上觀(guān)察到的那樣。第三,共生、反饋和關(guān)系的優(yōu)勢。穩定的生態(tài)系統能夠長(cháng)期存在,從而可以在生物進(jìn)化的過(guò)程中取得成功。盡管這些原則在具體的生物表達和行星演變中的體現可能在不同的行星上大相徑庭,但這些原則難道不是普遍的嗎?最后,以地球為例,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行星將孕育出豐富的資源——土壤、地下水、礦床、化石燃料等。這些資源靜候能夠利用它們的生命形式出現。如果這些原則普遍適用,那么除非發(fā)生災難性事件,智慧文明難道不是行星發(fā)展最終的結果嗎?

NSR:哪些發(fā)現對解決這些問(wèn)題最為關(guān)鍵?

朗繆爾:我絕非唯一認為探究“生命在銀河系中的普遍性”是極其重要的人。生命是“行星的常態(tài)”還是極其罕見(jiàn)?如果我們在其他地方發(fā)現了生命,就能對這一問(wèn)題給出確定的答案。堅持生命稀有、地球獨一無(wú)二的論點(diǎn),意味著(zhù)從統計學(xué)角度看,生命存在的可能性極低。如何從雜亂無(wú)章的分子集合中孕育出高度有序的生命呢?銀河系中有1000到2000億顆恒星,天文學(xué)家告訴我們,大部分恒星周?chē)即嬖谛行?,這就提供了約一萬(wàn)億個(gè)生命可能存在的機會(huì )。即使生命出現的概率是百萬(wàn)分之一,銀河系內也仍可能有一百萬(wàn)顆擁有生命的行星。不過(guò),我們偶然發(fā)現其中一個(gè)的幾率也是百萬(wàn)分之一。迄今為止,天文學(xué)家僅發(fā)現了數千顆其他行星,因此我們還需要經(jīng)歷無(wú)數代的探索。因此,如果我們在其他地方——無(wú)論是火星、木衛二還是另一個(gè)太陽(yáng)系的行星——找到生命存在的證據,那將表明生命在宇宙中極為豐富,這并非偶然,而是宇宙的固有特性。

另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發(fā)現將是在實(shí)驗室中產(chǎn)生生命的能力。在這一領(lǐng)域已經(jīng)取得了顯著(zhù)的進(jìn)展??紤]到人類(lèi)存在的時(shí)間極短,與地球早期可能存在的環(huán)境多樣性相比,我們的想象力極為有限,如果我們能在實(shí)驗室中創(chuàng )造出能夠孕育生命的條件,那么生命的起源就會(huì )變得相對簡(jiǎn)單。一旦我們能夠在實(shí)驗室中創(chuàng )造出一個(gè)原始生命形態(tài),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生物進(jìn)化便能催生出令人驚嘆的生命多樣性。制造一個(gè)簡(jiǎn)單的原細胞,如果我們能夠在微小的人類(lèi)時(shí)間尺度做到這一點(diǎn),那么生命很可能在宇宙中無(wú)處不在。

我希望能親眼見(jiàn)證這些發(fā)現,因為那將是人類(lèi)歷史上的轉折點(diǎn)——我們將堅定地認識到,我們并不孤單;我們是這個(gè)生機勃勃的宇宙中的一份子。

給年輕一代研究者的寄語(yǔ)

NSR:您能為致力于揮發(fā)份循環(huán)和地球宜居性領(lǐng)域研究的學(xué)生與年輕科學(xué)家提供哪些建議?

朗繆爾:年輕科學(xué)家常問(wèn)我如何才能在《自然》或《科學(xué)》雜志上發(fā)表文章,因為這些發(fā)表往往對他們的職業(yè)發(fā)展至關(guān)重要。要在這些頂尖期刊上發(fā)表論文,關(guān)鍵是提出好的問(wèn)題,對自己的研究充滿(mǎn)熱情,深入探索問(wèn)題,并對發(fā)現持開(kāi)放態(tài)度。如果你確實(shí)有所發(fā)現,運氣好的話(huà),遇到合適的編輯和審稿人,你的研究就能發(fā)表在《自然》上。這不是能夠人為制造出來(lái)的。在我的職業(yè)生涯中,許多重要的論文并沒(méi)有發(fā)表在《自然》和《科學(xué)》上。重要的不應是發(fā)表的地方,而是論文的質(zhì)量。

偉大科學(xué)家的共同特質(zhì)在于他們對世界保持開(kāi)放的心態(tài),對所觀(guān)察到的現象提出質(zhì)疑,因此他們有時(shí)會(huì )發(fā)現被別人忽視的新事物。如果你能找到正確的問(wèn)題并堅持探索到底,常常會(huì )讓人驚嘆“這太明顯了!我之前怎么沒(méi)想到?”。我的叔祖父獲得過(guò)諾貝爾化學(xué)獎,但他最重要的發(fā)現之一卻是在物理海洋學(xué)領(lǐng)域。他熱愛(ài)戶(hù)外活動(dòng),即使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也是如此。有一天,當他乘坐一艘穿越大西洋的船只時(shí),遇到了一場(chǎng)狂風(fēng)暴雨。他走到甲板上,感受著(zhù)風(fēng)和浪。他看著(zhù)水面,發(fā)現海藻排列成了與風(fēng)平行的等距線(xiàn)。當風(fēng)向改變時(shí),這種排列在半小時(shí)內發(fā)生了變化。這對于水手來(lái)說(shuō)可能已經(jīng)顯而易見(jiàn)了上千年,但他看到了,并且問(wèn)自己,這是怎么發(fā)生的呢?后來(lái),他夏季去了湖邊的小屋,當暴風(fēng)雨來(lái)臨時(shí),他劃著(zhù)小船,將雨傘浸入水中,發(fā)現雨傘隨水波旋轉,顯示出與風(fēng)向平行的對流單元。他不僅定義了這種流動(dòng),還測量了其流速?!袄士姞柇h(huán)流”如今被認為是淺海區域水體混合的主要形式,是物理海洋學(xué)領(lǐng)域研究的核心。

另一次,他在風(fēng)平浪靜的日子里劃船時(shí),注意到引擎滴落的一滴油在水面上擴散成一大片,他問(wèn)自己:“那層油有多厚?”進(jìn)行了測量,發(fā)現了單分子薄膜,現在有一本關(guān)于表面化學(xué)的期刊以他的名字命名。

他之所以能做出這些發(fā)現,并不是因為他想在《科學(xué)》或《自然》上發(fā)表文章。他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就,是因為對世界充滿(mǎn)好奇,并通過(guò)巧妙的實(shí)驗和發(fā)表成果來(lái)追隨他的好奇心。晚年時(shí),他的整個(gè)職業(yè)生涯都在享受科研的樂(lè )趣。

小時(shí)候,我父親通過(guò)和我一起做有趣的科學(xué)實(shí)驗,延續了這一傳統——將蠟燭放入牛奶瓶中制造真空使得煮熟的雞蛋吸入瓶中,讓二氧化碳中的氣泡漂浮,吸入氦氣讓聲音變尖細,制作簡(jiǎn)單的儀器。我學(xué)到了科學(xué)是實(shí)踐的,也是有趣的。在我的職業(yè)生涯中,我非常幸運地也能在做自己喜愛(ài)的事情中找到樂(lè )趣。我從未想過(guò)通過(guò)科學(xué)研究獲得獎項或變得富有。當然,這其中也有一些運氣——我很幸運地進(jìn)入了火山地球化學(xué)領(lǐng)域,當時(shí)這一領(lǐng)域的數據非常少,海洋的探索也非常有限。當然,在現行體系下,我必須撰寫(xiě)帶有假設性的項目申請書(shū),就好像可以預先設計出科學(xué)創(chuàng )新一樣。但當船出海開(kāi)展新的探索,或者有新數據涌現時(shí),我都會(huì )保持警醒,迎接可能的發(fā)現。事實(shí)上,這種發(fā)現確實(shí)會(huì )偶爾出現。
回顧我的職業(yè)生涯,我認為有幾個(gè)方面非常重要。首先是獲取高質(zhì)量的數據。要對數據質(zhì)量合理質(zhì)疑,并努力確保其準確性,高質(zhì)量的數據具有永恒的價(jià)值。其次,確保對數據進(jìn)行定量模擬,并全面考慮各種數據,不僅僅局限于自己對某個(gè)同位素比值的分析。否則,你提出的想法和理論可能行不通,也經(jīng)不起時(shí)間的考驗。最后,雖然科研領(lǐng)域可能競爭激烈,但人際關(guān)系更加重要。如果在職業(yè)生涯的尾聲,你有很多重要論文但卻沒(méi)有朋友,你會(huì )感到不滿(mǎn)足。因此,要對學(xué)生、博士后以及同行慷慨地分享自己的樣品??茖W(xué)是一種集體活動(dòng)——通過(guò)人際關(guān)系網(wǎng)的進(jìn)步才能實(shí)現,我們需要建立培養這些聯(lián)系。

【徐義剛,中國科學(xué)院廣州地球化學(xué)研究所研究員,《國家科學(xué)評論》編委,“宜居星球中揮發(fā)份的起源與循環(huán)專(zhuān)題”客座編輯。本文英文版:How to build a habitable planet: an interview with Charles H. Langmuir,DOI:10.1093?/nsr/nwae060】

評論
科普科普知識的搖籃!
太師級
點(diǎn)贊朗繆爾教授的研究和著(zhù)作強調了從宏觀(guān)角度審視地球宜居性的重要性,以及這一研究對理解人類(lèi)在宇宙中地位的意義。他提出的“行星破壞指數”概念,強調了人類(lèi)活動(dòng)對地球系統的全面影響,以及我們作為行星保護者的責任。通過(guò)對地球歷史和演化的研究,我們可以獲得對未來(lái)行動(dòng)的啟示,激發(fā)對地球的感激之情,從而推動(dòng)我們采取更有利于地球可持續發(fā)展的行為。
2024-06-29
臭皮匠心
庶吉士級
構建一個(gè)宜居星球需要綜合考慮多種因素,包括行星的物理特性、大氣組成、地質(zhì)活動(dòng)和磁場(chǎng)保護等,人類(lèi)活動(dòng)也需要遵循可持續發(fā)展的原則,以保護地球的宜居環(huán)境。朗繆爾的見(jiàn)解為我們提供了寶貴的指導,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和保護我們的家園——地球。
2024-06-29
永仁公安王文剛
太傅級
探究地球如何演變出其獨特的宜居性一直是地球科學(xué)的前沿領(lǐng)域,也成為當前深空探測的重點(diǎn)之一。
2024-06-29